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无错小说 -> 言情小说 -> 以契为证

第48章,定情信物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就这些样阴司鬼差对活物,特别是与活人有关的一切服务还强制要求微笑服务竞争上岗呢,今天你想死还是想活全看你现在的评分了!”
白无常依旧在保持微笑,眼睛早已紧紧的盯上了问橙的手,本是等着问橙点确认收款监督她做调查问卷的,但他无意中瞟见了问橙手腕上的固魂锁,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收敛了起来。
问橙却没察觉到白无常的异常,听他闲聊阴司的事还觉得挺好玩,不仅涨了知识,还能当个笑话听,于是她在听不到白无常说话后又继续追问到:
“阴司的公务员一般都怎么考?你们考黑白无常这种热门职业有什么讲究吗?”
“讲究?有啊,黑白无常只是阴司对收押游魂之鬼的一种职位统称,阴间业务多了去了,像我们白无常的老大叫谢必安,只有生前做过善事之人,死后才有权利考白无常,心怀过恶念都不行。
至于黑无常,他们家老大叫范无救,对黑无常的要求是生前可以恶贯满盈为所欲为,但死后必须要有悔过之心,还必须是被地藏王菩萨亲自面试过承认你已经被度化了,你才可以做黑无常。”
白无常靠说话分散着问橙的注意力,慢慢靠近问橙,他要确定问橙戴固魂锁的用意,究竟是为了躲避死后被送进阴司,还是被别人设套想死也死不了;若是前者必须立刻带回阴司当场法办,若是后者至少也得给她做个备案上报阴司定夺。
低头选择问卷答案的问橙根本没注意到逐渐靠近的白无常,她还在纳闷问卷上为什么会有‘你平时经常去阴司吗?’这种问题,身为活人谁有功夫天天去阴司沾染鬼气去,能天天去的人怕是想死想疯了。
就在问橙听着白无常唠嗑,看着题目发笑准备选择‘偶尔去过几次’这个答案时,自己的手腕突然被粗鲁的抓住,紧接着就是手腕上被固魂锁勒住的地方传来钻心的疼痛,疼的问橙两眼一番白,浑身哆嗦到直冒冷汗差点背过气去。因为不是自己的胳膊,掰锁的时候疼不疼白无常根本不知道,因此下手特别狠,用腋下夹住问橙胳膊,双手推着固魂锁从她胳膊上硬薅;一旁的问橙已经疼到神志不清拿脚踹他腿了,白无常硬抗下这些伤害,依然信念坚定的要把这锁撸下来。
最后还是黑无常看不下去了,跑过来替问橙解围,从袖子里拿出一本书,阻止了白无常继续‘虐待’问橙。
白无常接过书看了一眼黑无常递过来的内容,这才恍然大悟的说到:
“哦,原来这固魂锁是有期限的,在固魂锁期限内就算人已经死透了,变成白骨化魂魄直接外露了,也要装看不见尊重死者自己的选择,一旦固魂锁失去有效期自动脱落,不管对方用各种理由辩解,抓住后直接投入第十八层地狱治他个扰乱阴阳之罪。”
“装……装看不见?”
问橙都疼到虚脱躺在地上犯迷糊了,但她依然听到了装看不见几个字,原来这固魂锁只不过是阴司和拥有固魂锁之人的心照不宣,人只要死了无论你戴什么,阴司的人都能一眼看出来,但他们就算看出来了也没必要告诉你,掩耳盗铃最终骗的还是自己罢了。
“咳咳……那个……刚才全是误会,你调查问卷填完了吗?要是填完了能给我们看看吗?”
白无常听到问橙气若游丝的声音知道自己得罪人了,赶紧咳嗽两声缓解尴尬,询问着有关问卷的事情。
“没……填完……我手腕都要断了,你让我怎么填?”
问橙刚说出没填完,白无常马上把问橙的手机平放在地上,抓起问橙的手指当手写笔,对着手机屏幕戳点起来,问橙后面说的话是什么他根本不在乎,完全没在听。
“服务态度完美!笑容天真活泼,是非常不错的一对黑白无常!搞定!好了!”
白无常快速做完选择题打上五星好评,边说边拿着问橙的手指在鬼差印象上写着评语。
他们就算是鬼差,本质上还是鬼,是没有实体存在的,他们用的手机都是特制的,根本不纯在指纹热感应触屏这种功能,人类的手机对他们来说是无法使用的,所以白无常才会拿着问橙的手写着好话往自己脸上贴金。
最终在按下提交键后,白无常才如释重负长舒一口气,这才想起来询问问橙:
“咳咳……你知道我们两个叫什么名字吗?”
“啊?什么明细?”问橙还躺在地上,手腕上的疼痛依旧没缓过来。
“你知道我们的工号吗?”
“啊?什么功耗?”问橙只记得手腕疼了,对于白无常的问题,她全脱口而出的根本就没想。
“怪了,我掰的她手腕,怎么还把耳朵给掰耳背了。”
面对问橙的回答,白无常皱着眉用手指扣扣太阳穴附近的头发,他也开始犯糊涂了,难不成她傻了?
这时黑无常从袖子里拿出一张纸递给了白无常:
‘人傻了正好,咱们三天后来收人就不怕他去阎罗殿告状了。’
“聪明!咱们这就把她收拾好了离开。”白无常看完字条揉搓一下塞进口袋里,捡起问橙的手机又放回她手中,他们两个撤掉障眼法匆匆离开,躲在暗处继续观察问橙究竟有没有事。
没了障眼法问橙被暴露在路旁,黑白无常就算不躲,光明正大的站旁边也依然不会被人看到,但问橙就不一样了,她是人,还是个突然就躺在了地上的女人,路人围观的多来越多,但没人敢上前扶她,主要还是因为问橙躺地上自言自语,有种疑似犯病的感觉,所有人都怕被讹,宁可围观也不前进一步。
最终是位拄着拐杖的老太太走到问橙身边,用拐杖头戳了戳问橙的胳膊问到:
“孩子啊!别睡地上啊!地上凉,咱们起来聊聊呗。”
“只要您别碰我,聊什么都行。”
问橙还没缓过来,四肢无力只能躺在地上,动动嘴还行稍微动一下身体就如同刀割一般,连弯曲手指都费劲。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