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无错小说 -> 都市小说 -> 麻衣相师

第2095章 龙虎黄符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是景朝国君,亲自请来的。
就为了,让船上的那些军士安心。
当时仪式办的的很盛大——是江仲离亲自设计的,这是个渡船,渡那些死人过幽冥河的。
渡船经过了重大的祭祀仪式下了水,按理说就可以保平安了,为什么这东西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我伸手想摸一摸那个黄符,可这么一动手,这个黄符,忽然就颤动了一下。
底下的东西动了。
不光是动了,周围忽然就跟地震一样,颤栗了起来,好像刚才我们在外面的那两个船一样,突如其来。
“坏了。”二妹娃勉强抓住了墙板:“这个船,也撑不住了。”
未必,是这玩意儿里头的东西耐不住了。
果然,这一瞬间,附近传来了一阵响声,“格愣格愣……”
像是很多木棒打架。
可观云听雷法能辨别出来,这不是木棒能发出来的声音。
是——骨头棒。
不放天花不行了,天花黯淡的光一亮起,一转脸,果不其然,黑暗之中,数不清的干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聚拢过来了。
二妹娃盯着那些干尸,忽然一愣:“这是……”
她认出了一个干尸脚上穿的鞋,是莲花湾的:“马三大爷?”
不用说,是之前被这个船“收走”的人。
那干尸可并不买二妹娃的账,抬起手,奔着我就砸了下来。
斩须刀出鞘,直接把那个干尸一劈为二,可干尸又不知道疼,现如今全靠邪气吊着,跟提线木偶一样,两片身子爬起来,摸摸索索,还要上来。
更别说其他的干尸了,汹涌澎湃,跟下饺子一样。
我护住了丹白和二妹娃,斩须刀一旋,那些干尸拦腰截断。
拴着它们的气息,被斩须刀清除了不少,许多干尸的骨头噼里啪啦的跌了下来,落了满地,不过后头一瞬间又起来不少。
我刚要扫过去,忽然一阵火光炸起。
凤凰毛?
“哄”的一声,那些干尸遇上了凤凰毛,腾然起火,被焚烧殆尽。
“七星,你没事吧?”
“程狗?”我高兴了起来,但心里又一沉:“不是让你守着人吗?人呢?”
“还提人呢,要不是你爹,都得跟黄大仙偷鸡一样——一个也剩不下。”
原来,我一走,因为太黑,江采菱根本受不了,江采萍就带着她上外头有光的地方去了,赵老教授那些徒弟吓的不轻,就开始嘀咕,嘀咕来嘀咕去,忽然就发现身边的人少了一个。
这一惊非同小可,刚才明明白白是全来了,怎么少的?
这会儿,哑巴兰也觉出不对劲儿,大声就说道,后头有只手要拉他。
也多亏那手拉的是哑巴兰,哪怕晕船,力气还在,一把就给揪上来了。
这一揪,半截子干尸胳膊。
那些人更是吓的鬼哭狼嚎,叫爹叫妈的都有,一片大乱,说是手拉手肉挨肉,可全怕待在原地被拽下去,四处乱窜。
这下更不好管制了,程星河只好让苏寻把他们捆成了一条藤上的葫芦,金毛在一边看着,自己和哑巴兰跳下了窟窿前来救人,就看见我了。
我心里一沉:“少了谁了?”
“个把小元宝手,”程星河吸了口气:“你看见没有?要是没看见,怕是凶多吉少了。”
又死人了。
这个船,吞了多少人了?
也吞的差不离了。
我回头看向了那个黄符:“你们在这帮我挡住了干尸——这地方的怪物,肯定跟那个黄符有关系。”
当初,那个黄符,是我亲自摁下去的。
程星河答应了一声,一把抓出了一包牛肉干:“便宜你们了……”
这一下,肉腥气就把那些东西引到了另一侧。
我趁机过去,伸手要把黄符给揭开。
可那个黄符粘的极为结实——我记得,是血糯米,乌鸡血,黑狗血混合在一起,确实特别难弄开。
“费那个劲儿干什么?”程星河着急了:“直接捅开!”
不,这个黄符,还有很大的用处。
“我知道,”忽然,身后响起了二妹娃的声音:“艾草汁能打开!”
没错,我回过头:“你有?”
她已经过来,伸手就从怀里拿出了一个东西,点在了黄符四周。
那是个平安符——对了,很多地方的平安符,都是用艾草做心。
那个平安符原本像是一对的,有可能,她和麻愣一人一个。
果然,原本结实的黄符,瞬间卷了边,与此同时,所有干尸,对着我们,劈头盖脸就下来了。
我一只手抓住了一个卷起来的角,豁然就给撕开了。
“扑”的一声,里面就冒出了一大片的秽气。
这秽气铺天盖地,一下就撞在了那些干尸身上,而那些干尸也跟瞬间失去了控制一样,稀里哗啦就跌落了下来。
底下哗啦一声响,一个东西就冲出来了。
斩须刀一旋,直接把那个东西斩落在地,看清楚了,也有些意外。
这东西浑身黑乎乎一片,肥腻无比,可圆脑袋,四爪俱全,后头还垂着一个尾巴。
“守宫……”
谁也没见过,这么大的守宫,快赶上小型恐龙了!
“这他娘,怎么会有个守宫?”
“这东西本来是保平安的。”
我吸了口气,景朝是有这种讲究,毕竟龙是天上的,这守宫也有爪有尾,算是最低配的“龙”,起个象征意义。
显然,这玩意儿当初被封在了这船上,是起到了一个吉祥物的作用,可没想到,这东西竟然没死,还在里头吸收了大量的灵气,成了气候,可封在外头的是龙虎山的符咒,这东西想出又出不去,就开始操控着船,利用船去吃更多的人,供自己活下去。
这东西也有休眠的习惯,估计是一次吃饱了,休眠一段时间,饿了就再来,所以这船隔一段时间才出现一次,人人以为这玩意儿是水神娘娘来收人的,难怪河洛要制服这玩意儿,恨它给自己抹黑了。
想来这一阵子河洛也忙的不可开交,没空搭理这玩意儿,机缘巧合,倒是给我提供了一个落脚之处。
我把黄符收了进来,二妹娃已经转身进了掌舵的地方,船立刻动了起来。
二妹娃的声音嘹亮的响了起来,像是在唱渔歌:“可以操控了——能去水神岛了!”
我也长出了一口气,这一站,终于能到了。
而这个时候,头顶上一声喊:“李先生——你快来,我发现了新情况!”
赵老教授的声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