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无错小说 -> 穿越小说 -> 不让江山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都是天下第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李叱笑吟吟的扫视了一下全场,这么多外国人,他也是第一次见。
确切的说,这么多上门来做客的外国人,他是第一次见,战场上见的另当别论。
虽然这些外国人都长的差不多,但其中还是有几个人引起了李叱的注意。
一个是满头红发的女子,即便是坐在那,那身材的凹凸有致还是如此的显而易见。
另一个是棕色头发的女子,虽然比起红发女子来说身材稍稍差了些,可是更高更狂野。
还有一个是一个是黄头发的女子,那头发金黄金黄的如同镀了金一样,皮肤白的好像在泛光。
李叱看过了之后不得不感慨,自己的眼力还着实是毒辣,就那么几个好看的,一眼就都给看到了。
这三个女子还没在同桌,呈品字形把李叱所在的那一桌为围起来了。
所以李叱觉得......自己还是应该稍稍收敛些,这样转着圈的看,显得自己好没有见识一样。
夏侯琢坐在李叱身边忍不住轻轻咳嗽了两声,似乎是想提醒李叱,看就看,别死盯着看。
李叱侧头,在夏侯琢耳边压低声音说道:“你觉得哪个能打?”
夏侯琢下意识回答:“红头发那个大。”
“呸!”
李叱白了他一眼:“朕问你的是看起来哪个能打,不特么是问的你哪个更大。”
夏侯琢又咳嗽了两声,但显然不是因为愧疚,更不是因为尴尬。
他很认真的压低声音解释道:“臣回答的就是陛下问的,哪个更大哪个就更能打,毕竟胸肌不是白白练出来的。”
李叱楞了一下,然后不得不点了点头:“分析的头头是道,理解的入木三分。”
夏侯琢谦虚的说道:“臣也是领兵多年的人,所以看人这种事也是日积月累的经验,能不能打,臣只要动手一摸就知道了。”
李叱道:“动手一模,人家就打你,你就知道能打不能打了?”
夏侯琢:“陛下,这场合,庄重些。”
李叱又白了他一眼。
宰相徐绩看了看人到的差不多了,气氛也差不多了,于是请示李叱是不是要讲几句。
李叱示意徐绩来讲就是了,这第一杯酒,由大宁的宰相大人来敬西域诸国的使臣,也不能说没给他们面子。
其实按照设计好的流程,第一杯酒是礼部侍郎贾阮来敬,第二杯是礼部尚书归元术,第三杯才是徐绩。
李叱这杯酒要等到最后,看看情况如何,若谈的好了,李叱作为主人,敬一杯酒也就敬了。
若是谈不好,大宁皇帝陛下这杯酒,大概是不会再敬了。
可李叱显然不想浪费那么多时间,所以直接跳过了贾阮和归元术,让徐绩敬酒。
徐绩觉得陛下是想着少些繁琐,起身的那一刻,他忽然间想到,陛下跳过归元术和贾阮,大概是另有原因。
毕竟那两个人之前在长安城外和西域人是直接动手了的,现在让他俩敬酒,显得是让他俩赔礼道歉。
连徐绩都觉得打就打了,赔礼道歉是不可能的,更何况是李叱?
于是徐绩起身,以大宁宰相的身份敬酒,西域诸国使臣和随行人员连忙全都站了起来。
李叱看向夏侯琢道:“赌一两?”
夏侯琢点头:“赌了。”
在徐绩起身敬酒的那一刻,所有西域人也都站了起来,这一刻,那三个西域女子的身材也就彻底展现出来。
李叱把那三个人看了一遍,然后从自己腰畔的小小荷包里翻出来一两银子
递给夏侯琢。
夏侯琢乐呵呵的收下,凭本事赚的钱,拿到手就是美滋滋。
李叱道:“果然是你眼力好,还是那红的大。”
徐绩是紧挨着他俩的,正在讲话呢,耳边传来陛下和大将军的交谈,徐绩都结巴了一下。
他这才知道是自己想的多了,李叱让他敬酒,单纯是就是想让西域人都站起来。
唯有都站起来,陛下和大将军才能看的清楚些......
徐绩想着,这事若是写在史书上的话,那陛下就妥妥是个昏君,大将军就妥妥是个奸臣。
李叱就这么输了一两银子,显然是有些不甘心,于是压低声音问:“再赌一把?”
夏侯琢笑道:“陛下只管放马过来,臣难道还怕了不成,陛下你只管说赌什么。”
李叱道:“赌这三个人,一会儿动手的时候,有几个是刺客,有谁不是。”
夏侯琢沉思片刻后说道:“三个都是。”
李叱道:“我赌那个金色头发的不是。”
夏侯琢:“索性赌的大一些?”
李叱:“大一些?你是禁军大将军,既然你都开口了,朕还能不答应,那就二两。”
夏侯琢:“......”
李叱见他反应,忍不住哼了一声:“居然还想玩的更大?”
夏侯琢:“三个人,最少每个人赌三两银子,玩的小了,配不上陛下身份。”
李叱道:“现在还能这么看得起朕的人,不多了......好兄弟,朕就算是赌上全部也陪你玩一把。”
夏侯琢:“......”
接下来的时间就有些无趣,都是徐绩在主持一些关于通商具体事宜的商议。
然后是西域诸国使臣的表态,还有他们想提出来的条件。
李叱有意无意的听着,时不时侧头和夏侯琢说几句什么。
在那些西域时辰看来,大宁皇帝陛下这是在和手下重臣在商量着通商之事的细节。
谁能想到堂堂大宁皇帝陛下和堂堂禁军大将军,还在说赌三两银子的事。
说的还是分期。
李叱的意思是,朕身上现在加起来也没有九两银子了,如果朕一会儿赌输了的话,可以分期给夏侯琢。
夏侯琢的意思是,分期是没问题,但是陛下你得写个字据。
李叱说你要是这么说,那朕可就要耍无赖了,朕输给你,就让玉立回娘家说,陛下家里揭不开锅了,日子过的苦,请娘家人帮衬帮衬。
夏侯琢听完后,觉得分期也不是不能接受,不写字据也能接受。
正说着呢,徐绩那边的话到一段落,坐了下来。
李叱和夏侯琢也坐直了身子,因为按照流程,此时是诸国使团的主使,逐个过来向大宁皇帝陛下敬酒。
迦楼国的亲王沐言沐笛刚要起身,小月狮国的亲王冬潜渊腾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这起来的姿势之猛,连大内侍卫统领叶小千都给惊动了,下意识的把手放在了剑柄上。
冬潜渊端起酒杯对李叱说道:“陛下,臣是小月狮国的主使冬潜渊,向陛下敬酒。”
他话还没有说完呢,沐言沐笛也已经起身:“陛下,臣是迦楼国主使沐言沐笛,向陛下敬酒。”
冬潜渊看向沐言沐笛道:“我先站起来的,你懂不懂什么叫先后有序?”
沐言沐笛道:“你那酒杯里都忘记倒酒了,你有什么资格敬陛下酒?”
冬潜渊低头看了看,这才醒悟过来,自己是真
的忘记倒酒了。
来之前,满来亚曼交代说,不能输给了迦楼国的人,按照尊卑排序,谁第一个站起来给大宁皇帝陛下饮酒,谁就代表着本国是西域第一强国的身份。
冬潜渊脑子直,就记住满来亚曼说要抢第一了,忘了倒酒这事。
李叱忍不住笑了笑道:“无妨无妨,你二人可一起与朕同饮。”
他这话也算是给冬潜渊找了个台阶下,冬潜渊脑子再笨也反应过来了。
连忙趁机说道:“陛下,刚才是外臣冒失,惊扰了陛下,外臣为了向陛下请罪,应该先自罚一杯,另外,外臣想向陛下敬的酒,可是外臣从小月狮国不远万里带来的绝世美酒。”
他回身看了一眼。
满来亚曼连忙看向黑武人甘洛。
甘洛立刻就起身,他终于明白了过来,满来亚曼的全部计划是什么。
要给大宁皇帝下毒,按照满来亚曼的说法,用的是迦楼国这边带着的美酒。
可此时冬潜渊先提到了酒,这算是给迦楼国那边的人一个铺垫。
他连忙把身边的酒坛抱了起来,快步走到冬潜渊身边,给冬潜渊的空碗倒了一杯酒。
此时甘洛想着,这冬潜渊如此的笨也不是没有好处,满来亚曼交代的事他倒是完成的极好。
假意忘记倒酒,引出敬酒用本国美酒的事,这般细节都考虑到了。
冬潜渊见酒碗已经满了,端起来说道:“陛下,外臣刚才冒犯,先自罚一杯。”
说完后,端起那酒碗一饮而尽。
见他如此,沐言沐笛没有说话,可是迦楼国的副使,也是迦楼国的一位大将军,名为萨玛的人站了起来。
“陛下,我迦楼国不能输给这小月狮国的人,我们也为陛下带来了美酒,也一样是不远万里从迦楼国带来的。”
沐言沐笛的脸色明显变了变,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可却好像极为矛盾,又暂时忍住了没说。
萨玛抱着一个酒坛过来,走到沐言沐笛身边说道:“亲王殿下,莫非忘记了咱们也带着绝世美酒?”
沐言沐笛点了点头:“确实是忘了。”
萨玛道:“刚才小月狮国的亲王殿下说冒犯了天威,要自罚一杯,咱们也不该失了礼数,亲王殿下也该自罚一杯。”
沐言沐笛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脸上竟然有了几分放下之色。
似乎一瞬间,就觉得这人间再无留恋。
他杯子里有酒,先是把这碗酒喝了,向大宁皇帝陛下赔罪,然后又让萨玛给他倒了一碗他们带来的酒。
冬潜渊道:“陛下,外臣带来的这酒,采的是小月狮国独有的雪山清泉水,配合小月狮国独有的雪地青稞所酿造,当为天下第一美酒,外臣斗胆,想请陛下品尝。”
他话刚说完,迦楼国的副使萨玛说道:“呵呵......弹丸之地,能有什么好东西。”
他转身看向李叱道:“陛下,外臣带来的这酒,采用的是迦楼国特产的紫叶高粱,配的是迦楼国千年古井的水,此物才是天下第一美酒。”
夏侯琢噗嗤一声笑了。
李叱问:“你笑什么?”
夏侯琢道:“他说他那个是天下第一美酒,他也说他那个是天下第一美酒。”
夏侯琢指了指冬潜渊和萨玛:“来,你俩换换,你喝他的,他喝你的,你俩先比较比较。”
.......
.......
【纵横的年终盘点,大家每个人每天有一张免费票,请求大家投给知白,就投给最佳作者那个选项,谢谢大家,万分感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