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无错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皇途

第395章:九字真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的确已经到了终盘,除了陈御风这边,其他的几处战场也差不多到了分出胜负的时候。
“斧劈泰山!”
面对祁元正的猛攻,虎煞面露不屑之色,握紧精钢大砍刀说道:“你这招对我一点用也没有。死吧,猛虎出笼!”
由真气凝聚而成的虎头咆哮着轰碎了半月形利刃,然后速度不减地朝祁元正冲过来。祁元正握紧右拳,用形意拳回击。但是这招不是那么好挡的,祁元正的胸口被命中,吐出鲜血倒飞而去。但就在虎煞要继续乘胜追击的时候,祁元正突然语气艰难地喊道:“廖启文,干掉他!”
话音一落,虎煞顿感不妙,察觉到身后传来一股极为沉重的压力,那危险程度已经足以对他造成威胁。虎煞咬着牙转身再次使出猛虎出笼,但是廖启文所挥出的灰白色光柱已经飚射而来,打碎了凶猛的虎头,势头不减地重击在虎煞的身上。
“风尘天灾!”
虎煞喷血暴退数十步,他现在才意识到刚才是祁元正以自身为诱饵,让他放松警惕,而真正的杀招则在廖启文那边。勉强起身的祁元正岂会放过这个机会,双手握紧宣花斧,高高举起,朝着虎煞猛地劈下,嘴里吼道:“给老子倒下吧,斧斩天地!”
手里的宣花斧上幻化出一柄硕大的深棕色巨斧,将宣花斧给包裹在内,并且携带着一丝毁灭的气息轰然劈下。虎煞怒目圆睁,身为洪门战将之一的他岂会坐以待毙?
精钢大砍刀上凝聚出一层浓厚的煞气,在虎煞的大吼中奋然迎击,一只由煞气凝聚而成的饿虎飞扑上去,重重的撞在深棕色巨斧上。
“饿虎扑食!”
空气产生了剧烈爆炸,掀起灼热的气浪,数名被牵连进去的御天门和洪门门众被当场炸死,地面坑坑洼洼,惨不忍睹。
祁元正吐血倒在地上,基本上丧失了战斗能力;虎煞也好不到哪里去,壮硕的身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口,被气劲刮到的他如同血人一般,鲜血不停地从他的嘴角滴落,显然受了很严重的伤害。
廖启文见状,不顾自己使出风尘天灾后的疲惫,汉剑一抖,灰白色剑气呼啸而出,烽火狼烟的杀伤直指虎煞。现在的虎煞气喘吁吁,面色苍白的咬紧牙关,手中的精钢大砍刀猛劈上去。
噗!
吐出一口鲜血,虎煞在地上不停地翻滚,受伤颇重。廖启文则是腿脚一软,半跪在地上,真气不足一直都是他最大的弱项。至此,两方可以说是打了个平手,谁也奈何不了谁。
谷元见状,双眼一亮,现在可是击杀祁元正和廖启文的最好时候。他摆脱姜明和薛贵的纠缠,手持双刀要前去收人头。但出乎人意料的是,姜明和薛贵并未去阻止,而是将彼此的手掌紧紧贴合在一起,一脸的冷漠。
就在谷元疑惑的转身要察看两人在干什么的时候,姜明和薛贵异口同声的开口了:“喂,你这家伙还敢在战斗中分心,找死不成?”
就在谷元大惊失色之际,姜明和薛贵的手掌上聚集了大量的电流和真气,然后一脸肃穆地齐齐推了出去,低喝道:“狂雷怒天!”
惊人的真气冲击波夹杂着四处流窜的狂乱电流瞬间就来到谷元面前,轰断了他试图用来抵御的双刀,然后将他给轰飞出去。嘴里喷出一大口鲜血,谷元的身体撞破墙壁,整个人砸入别墅中,并被倒塌的废墟给埋葬,生死不知。
“呼呼!”姜明和薛贵面色苍白,不停地喘气。这个合击杀招过于消耗真气,只能在生死关头施展,而且必须是成功率达到100%的时候,足见施展此招的苛刻!
“风尘天灾!”
就在此刻,廖启文动了,他双手紧紧握住汉剑,挥出了自己的至强剑招。这是他超负荷的挑战身体极限,比起刚才弱化不少的灰白色光柱携带着令人心悸的威能在谷元的那片废墟上爆炸开来,泥块和石砖四散飞溅。谷元的身体就好像破麻袋一样从中飞出,然后摔落在地上。
只见他七窍流血,双眼外凸,从中流露出深深的不甘之色,显然是没想到自己竟然就这么窝囊地死去。做完这一切,廖启文微笑着倒在地上,昏死过去,被几名御天门门众赶忙保护在周围。
“可恶,你们全都要死!”
一直观察这里的雨幽田见自己的副手就这样被干掉,不禁雷霆震怒。一记浪斩逼退陈御风,然后一跃六米高,手中的水心剑附着了一层不规则的水团,然后一剑对准晕过去的廖启文斩出。
“凝水!”
陈御风怎么会坐看廖启文身陨,鸣鸿三式第三式鸣鸿天下猛挥出去,和凝水剑招拼了个同归于尽。雨幽田面色森寒地盯着陈御风,这混小子老是坏自己的好事!
脸色发白的陈御风冷笑一声,讥讽道:“雨幽田,现在局势已经明朗,你们今晚注定惨败而归!”
“陈御风,你这句话说的太满了!”冷眼旁观的赫连随风再次出手了,通背拳运用到极致,朝着陈御风发起了猛攻。陈御风没有像刚才一样硬碰硬,而是用太极的一刚一柔来克制通背拳的柔劲,让赫连随风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
“论实力,你还没有比我厉害!”陈御风一声顿喝,一发太极推手击退赫连随风,然后外缚印附加在他身上。
赫连随风嘴角溢血,皱着眉头看着陈御风,这臭小子实在是......面对陈御风的不依不饶,雨幽田又动了,水波浪叠·波涛汹涌扩散开来,给陈御风带来了阻力。
“临!兵!斗!者!”四印融合的威力不容小觑,破掉了水波浪叠,然后陈御风运起踏浪飞燕一刀砍向雨幽田。
雨幽田反手一记叠浪掌拍了过去,那层层叠叠的掌劲差点就让鸣鸿刀脱手而飞。陈御风不顾身体上的虚弱,真气灌输其中,喝道:“鸣鸿之怒!”
雨幽田被这一突如其来的攻击给斩飞,虽有水衣防御,但还是被伤到了肺腑,嘴角猩红一片。赫连随风抓住陈御风在空中滞留的机会,握紧右拳,拳势宛若炮弹一般弹了出去。
“飞空拳劲!”
陈御风被拳劲命中,左侧的肋骨被打断,那疼痛伴随着飚射的鲜血给予陈御风难以想象的创伤。掉落在地的陈御风咬牙切齿地死盯着缓缓上前的赫连随风,伸出食指一字一句道:“一阳指!”
赫连随风没想到陈御风还能反击,猝不及防之下被那道金黄色光束给射穿了腹部,一边吐血一边捂着染血的腹部撤退。
“千重浪!”
此刻,数十,乃至上百记叠浪掌劲朝着陈御风绞杀而来,原来是雨幽田狠下心耗费真气和异能出了杀招。
轰轰!
地面炸裂开来,掌劲的叠加在陈御风所在地轰出了一个巨坑,不见陈御风的身影,似乎是已经死无全尸!但是就在雨幽田皱眉的时候,一只色彩妖异的蝴蝶从他的眼前飞过,虚幻而又真实。
“不好!”
雨幽田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急忙要闪躲开来。但是陈御风的声音就犹如来自幽冥地狱一般,牢牢抓紧他的心灵:“现在雨已经停了,你的性命也走到了尽头。”
是的,雨停了,辅助雨幽田的绝佳环境消失了。雨幽田握紧水心剑瞪着眼前这位年轻男子,心中印刻着深深的不安。双手合十,陈御风冷冷道:“雨幽田,九字真言可是有第九印的,你可知道?”
雨幽田大骇,现在使出杀招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竭力使出水波浪叠的最大力量回击。面对那水波浪叠·怒海狂澜,陈御风面无表情道:“我心即禅,万化冥合——根本成身会!九字真言第九印——宝瓶印!”
嘴里念叨了句摩利支天心咒,陈御风打出了“行”字!那有如滚滚烈日般的强大手印竟然打散了那惊涛骇浪,在雨幽田震惊的表情中将他给轰飞出去。
噗!
张嘴喷出一道血箭,雨幽田整个人被轰飞进别墅内,烟尘四起,不知生死。所有洪门中人都惊呆了,堂堂洪门第一战将竟然被打得如此狼狈,这莫不是在开国际玩笑?
陈御风可没管那么多,现在可是杀掉这个雨人的最好时机。所以全然不顾身体上的虚弱和疲惫,就要上前使出绝杀大招将其击杀。但是同为洪门战将的虎煞怎么会坐看事情发生?怒吼着再次使出了饿虎扑食。
陈御风没想到虎煞会向他进攻,只好改变攻击方向挥出了鸣鸿双斩。但就在这一瞬间,原本倒地不起的祁元正忽然站起身,从袖口处射出一枚细小的钢针,以极快的速度在虎煞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射穿了他的脑门。
鲜血溅出,虎煞保持着挥舞精钢大砍刀的姿势,神情呆滞,想要做什么但是却无济于事。
“我虎煞不甘心啊!”
伴随着一声仰天怒吼,精钢大砍刀掉落在地,虎煞一脸不甘地倒在地上,气绝身亡!脑门被射穿,大罗神仙也难救!
在场所有洪门中人都惊呆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