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无错小说 -> 其他小说 -> 兰若蝉声

第一八二章 香消玉殒空余恨 道尽途穷总多情(中)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十三归一!
当夺命十三剑被融为一招使出的时候,那种威力可开山裂石,所至无当。
春光虽然斩不断,但终抵不住剑意如潮,潺潺绵绵,打春意阑珊。
被称作谢道蕴的黑衣女剑术的确远在元十三县之上,绝命十三剑,眼见会成为元十三县的大限。
庆云第二次动容,他忍不住便要回头支援。
一只素手却攀上了他的肩头,轻轻拍了拍,示意无碍。
素手的主人自然是元纯陀。
别人不知道元十三县的底牌,她却一清二楚。
康出渔只是担心谢道蕴难以取胜,而元纯陀却笃定那疯婆必败。
元十三县的底牌是箭,不是剑。
伤心小箭!
关于伤心小箭的传说,流传甚广。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武功。贴身肉搏间,如何使用弓与箭?
康出渔为了探出伤心小箭的虚实,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使出半招观日神剑,但是元十三县拼了自己受伤也没有揭开自己的底牌。
有人说伤心小箭是御箭之法,千里之外取人首级如探囊取物。
有人说伤心小箭以爱为弓,以情为失,欲练神功,必先……断情绝爱。
有人说伤心小箭其实是一种内功,能在须臾间震断对手心脉……
关于它的传说太多太多,但最终的结论只有一个。
一旦元十三县使出伤心小箭,他的对手必然完蛋。
元纯陀也曾经逼问过伤心小箭的秘密。元十三县不愿对心上人有所隐瞒,但也没有将秘密和盘托出。
他告诉元纯陀,伤心小箭的核心是山字经。
所谓山字经,就是元十三县依照连山易自创的心法。
若伤心小箭依托易术,岂不是变化多端,能够演化出整整一套箭法?
盎然春意皆粉饰,凛冬杀机是真章。
物象春的剑意在对手的狂攻下消散,其中隐含的一道阴寒杀气破冰而出!
山字经,阴象冬!
谢道蕴何等修为,岂会感应不到这般变化?
只是她虽然清晰地感觉到了那股杀气,却并没有看出元十三县的招式有什么变化。
明明他的掌中剑已经被压制,如此危险的气息到底是哪儿来的?
难道世间真有人能化炁为刃,伤人与无形?
这些疑问永远地留在了谢道蕴心底,而她的心也在一瞬间停止了跳动。
她人在半空,攻势如狂风,如暴雨,一切却戛然而止,身体就像被石化了一般勐地坠落。
死犹不瞑目,谢道蕴的眼睛如死鱼一般圆瞪着,童孔散大,血丝密布,凝脂般的肤色也渐淤成青紫。她的身体仍然保持着前扑的姿势,前一刻还是扑天神女,后一刻便成了扑街厉鬼。
“怎么可能!”
远端发生的一切都看在了刘昶的眼里。
刘昶身为剑宗宗主,斩蛇山庄创始人,收拢天下剑士,通百家剑法。
元十三县的君不见虽然别具一格,但是檀宗底蕴仍逃不过刘昶的法眼。但他却始终没能看清谢道蕴究竟是如何被击杀的,虽然他也清楚地感觉到了那一抹凛寒杀气。
康出渔咆孝着高呼谢道蕴的名字,奋不顾身地扑了过来。
而庆云一剑当道,以逸待劳。
带着情绪的康出渔根本不可能是庆云的对手。
刘昶叹了口气,伸手在康出渔的后颈一切。
康出渔连第一步都没迈出去,就眼仁一翻,作势欲倒。
刘昶将他的身子随手向后一甩,自然有左右接过照料。
谢道蕴的尸体也被抢回了本阵。
庆云的眉毛再次动了动。他虽然没有回头,但是他却认出了背后传来的惊呼,急忙提醒道。
“元兄小心,这女人浑身是毒。”
浑身是毒的女人,自然是金香玉。
金香玉出现在这里,说明圣女的人也参与了这场行动。情况可能比庆云预先想象的更加困难。
“她是怎么死的?”
刁不遇也混在人群之中。若不是他身上带伤,刚才第一个冲上去的很有可能是他,现在倒在地上的也很有可能是他,想想都让人后怕。
“不清楚!”,金香玉一边说着一边撕开了谢道蕴的衣襟,同时江湖中人,生死两无妨,却也无需避嫌,“浑身淤血,看上去像是中毒,但中毒后凝血的瘢块没有这么均匀。她,她心口处有伤口,非常细小,没有流多少血……但是……啊,我明白了!她,她……”
金香玉的童孔逐渐缩小,一股莫名的恐惧涌上心头。
她抬头望向元十三县,咬牙嘶吼,“你,你是魔鬼!”
敌众我寡,元十三县全神戒备,横眉冷对对方的指责。
“到底怎么回事?”,看见金香玉的申请,反而是刁不遇被吓住了。
金香玉伸手戟指元十三县,“他,他不知道使了什么妖法,将谢前辈的心脏从内部炸裂,炸开的血肉堵住了所有心脉,阻塞了血液流动。所以谢前辈才会浑身淤青,眼底充血,死得如此凄惨。”
金香玉情绪激动,嗓门极大,天宗诸人听得字字清晰,无不凛然。
“伤,伤心小箭。那是,伤心小箭……”,一道微弱的声音自刘昶身后传来。
康出渔缓缓醒转,一语道破神功本名。
心脏爆裂,伤心小箭,杀人于无形!
这是什么邪功妖法?
元十三县一招得手,不但秒杀敌方一员大将,更是将恐惧的种子种在了每个敌人的心中,不免也有几分得意。
他的嘴角微微翘起,彷佛此时已无敌。
“刚玉杆,颇黎镝,袖中弩,伤心箭。这是文朗兄的杰作吧?”
庆云的声音不大,听在元十三县的耳中却如一记重锤。
这伤心小箭是他和刁冲呕心沥血,反复设计,试验,历经数年方才完善的最后杀器。为了保住这张底牌的威慑力,不到生死关头,他根本不舍得使用。
因此虽然关于伤心小箭的传言甚广,但真正用到实战,这还是第一次。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庆云竟然一眼就看破了其中机窍。
说来也巧,刁冲在无意间发现了颇黎淬火的特质,这才设计出了无形箭失,竟与庆云关于孔雀翎的构想不谋而合。
伤心小箭威力业已如斯,庆云倒有些憧憬孔雀翎羽盛开时,会是怎生模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