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无错小说 -> 都市小说 -> 警察陆令

382章 一封遗书(4k)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包丽桉,很多人都听说过,这件事之所以有名,主要是因为发生在上京大学。
男主人公叫牟林翰,女生叫包丽(化名)。
牟林翰是上井大学2015级本科生,曾经是上京大学学生会副主席,而包丽是2016级学生,学生会文艺部部长。从这个身份来看,这两位顶尖学府的高材生都非常优秀。
然而,在二人恋爱期间,牟林翰对包丽采取了大量的精神控制手段。不仅要求包丽自称他为“主人”,还要求她在身上纹“牟林翰的狗”,并且录制整个纹身过程。
除此之外,牟林翰还要求包丽去做绝育手术等。后来二人的部分聊天记录被公开,有兴趣的可以自己了解一番。总的来说,这是一次非常不平等的“恋爱”,牟林翰对包丽持续地进行侮辱、贬低、精神控制,以包丽不是处为由,一直瞧不起包丽。
对于这些事情,包丽曾经提出分手,但是牟林翰多次以自杀威胁,最终,分手一直失败。
2019年6月11日,包丽尝试割腕自杀,自杀失败,但仍然被牟林翰纠缠。
同年10月9日,包丽发帖称“我命由天不由己”,后服药自杀,当晚牟林翰找到包丽,带其送医。救治期间,医生宣布她脑死亡,但家里一直没有放弃治疗。
只是,治疗了持续半年,花费百万之巨,2020年4月11日,包丽还是去世了。
现在在这里讲述这个桉件,也许很多人都会觉得有些恍忽,一些人记得这件事,却觉得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很多很多年。
2019年12月6日,包丽家属向学校提供举报信,后学校取消了推免牟林翰推免研究生资格。
2020年6月,牟林翰涉嫌虐待罪,被公安机关羁押。
因为这个桉子非常复杂,公检法秉持着非常谨慎的态度,桉件进展缓慢。
2022年7月6日,因为桉件涉及个人隐私,由上京市海区法院不公开审理。
从公安机关立桉,到法院审理,足足经历了两年多,这期间大概率采取的取保候审,因为其他刑事强制措施时间没有这么长。
截止到2022年9月,桉件尚未宣判。
也许,在看到这里之后的某一天,这个桉子突然就会上热搜,再次引起大家的热议。
精神控制,似乎距离我们很远,但...
...
魏华的说法,陆令还是比较重视的,他不相信什么迷信,但是他怕人。
鬼神之说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永远是人,如果有人要对魏华的女儿不利,这可不是小事情。
和赵逸帆简单地聊了几句,最终决定,陆令和赵逸帆二人一起去一趟魏华女儿家里一趟,这里留一个人,不要让魏华离开了,因为还有不少事要问他。
接着,陆令和赵逸帆就开车去了魏华女儿家的门口。开车,在路上,他俩把衣服也换成了制服,大晚上的去别人家敲门,穿着制服会好一些。
很快地,二人就敲开了魏华前妻的门。
魏华的前妻,陆令看了一眼就明白,是个很执拗的人,不怕苦不怕累。离婚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她自己在拉扯女儿,确实也不容易。
“有什么事?”女人还没有休息,看着穿制服、拿警官证的二人,有些疑惑地问道。
她在这里住了三年,从来没见过警察敲门。
“您认识魏华吗?”陆令问道。
“啊?”女人一愣,随即想到了什么,“他犯了什么事了吗?”
“看来我们没走错,那您应该是魏华的前妻,对吧?他没有什么大事,只不过,他提到了一个事情,我们必须过来找您核实一下。”陆令指了指屋内,“方便进吗?”
“哦,进吧,家里有点乱。”女人没拒绝,伸手把客厅的灯打开,然后把老旧沙发上的衣服收拾了一下,给陆令二人腾了个座位出来。
二人进了屋,坐好,陆令就实话实说了:“今天我们在路上,发现一个人晕倒,后来检查了一下,这个人不太对劲,就打了120,送到了医院,这个人就是魏华。”
“他怎么了?您过来找我?”女人有些不解,“是要医疗费吗?”
陆令看女人的反应,发现这女人还真的不错,她并没有因为魏华是前夫而无比痛恨魏华,很显然,过不下去的原因就是魏华有些不正常,并非因为其他问题。显然,离婚也是为了孩子。
“并不是,是他今天想看女儿,没看到,他说有一些传言,你女儿可能有安全隐患。”陆令道。
“我女儿都转学了,就是怕他去看女儿。他其实人不坏,但是现在确实不太正常,我可不敢让女儿单独见他。”妇女摇了摇头。
“没事自然更好,但是既然来了,你方便看一下你女儿现在的状态吗?这样我们也放心。”陆令面带微笑。
“行,我看一眼。”女人是个比较温柔的性格,缓缓起身,轻轻打开了女儿的房间。
这房子很小,两间卧室的门都冲着客厅,女人轻轻打开女儿的房门,客厅的灯光就撒了进去。
女人看了看床上休息的女儿,在门口,冲着陆令摇了摇头:“她休息了。”
“我方便在门口看一下吗?”陆令小声说道。
“来吧。”妇女想了想,答应了里的话。
陆令站在了房间门口,打量了一下房间内,再打量了一下两米之外的这个小姑娘。
从面相上来看,确实是和魏华有点像。
他仅仅看了一眼,就确定,这女孩没睡着,这是装睡,因为眼睛有微微的小动作。
陆令把嘴巴附在妇女的耳边,小声说道:“你闺女没睡,装睡呢。”
妇女看了看陆令,有些不解。
陆令没有解释,继续小声说道:“你进去给她盖盖被子吧。”
妇女确实对女儿的事情很上心,就进了屋,走到了女儿身旁,给女儿的被子重新整理了一下,盖好。
而这个过程中,妇女都感觉到女儿没睡了,因为女儿的身体有些轻微的抖动。
“这么晚,怎么没睡啊?”妇女小声说道。
女孩不动声色。
妇女看了一眼陆令,示意接下来该怎么办。
陆令指了指被子,示意妇女继续。
这个时候,妇女感受到了阻力,就是她收拾被子的时候,明显是被拽住的。
妇女有些不解,稍微用了点力,结果女儿“朦朦胧胧”地醒了,并且有些困顿地和母亲说:“妈,干嘛?”
“暖气不那么热了,帮你盖好被子。”
“我没事,我睡了。”女孩拉了拉被子,给自己盖好,又闭眼要睡觉。
妇女再次看了一眼陆令,陆令指了指一旁的书桌。
这桌椅的位置,很显然,女孩躺下之前就在这里。
妇女就着这点微弱的灯光,看向了书桌。
这时候,女孩就眯起一只眼,看着母亲的行为。
陆令直接在门口哼了一声。
这声音不算小,一下子吸引了母女的目光。
女孩和陆令目光对视,这让她有些尴尬,她明明装睡着了啊。
女孩紧接着闭上了眼。
陆令没有再说什么,让妇女出来。
刚刚他和女孩对视这一眼,他就知道了很多事。
女孩确实是有些心事,但是看样子是好事,大概率是谈了个对象之类的事情,晚上不睡觉,在偷偷聊天。
总之,女孩的眼神里有一丝狡黠。
这显然不是一个抑郁质、想自杀的人的情况,既然如此,女孩应该没危险。
妇女出来之后,把门关上,就小声问陆令怎么回事。
“你闺女估计玩手机或者别的,总之没睡觉,不过,应该没什么大事,我们就先走了。以后你也要多注意女儿的一些事。”陆令道。
“好。”妇女点了点头,直接答应了陆令的话。
她就这种性格,不喜欢和别人争什么。
“今天晚上,多注意点你女儿,还有,这是我的电话,有事给我打电话。”陆令给妇女留了自己的电话,然后离开,返回了医院。
这个时候,魏华已经把医疗费结完了,准备离开这里,要去女儿的家门口保护女儿,正好赶上了回来的陆令二人。
“走什么走,你女儿那里,我们已经去过了,没什么事。”陆令道。
“你们去的时间不对啊,子时、子时啊!”魏华看了看时间,“这快到了!就快到了!”
“到底是谁要对你女儿不利?”
“我也不知道,但是,一定有人要对她不利!今天晚上!”魏华继续说道。
看着魏华这个样子,陆令倒是觉得魏华有些可怜:“你知道时间、方式,却不知道是谁要对你女儿不利?”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得去,我得过去。”魏华道。
“你女儿已经睡觉了,你现在去,是影响她们生活。”赵逸帆也嘱咐了一句。
“没事,我不进屋,我也不进楼,我就在楼下等着,我待到凌晨一点钟,我就走,我女儿就安全了。”魏华不死心。
“行吧。”陆令点了点头,也没把魏华这事当回事。
他见过很多执拗的人,没办法,更不要说这种妄想症。
跟魏华一起出了医院门口,陆令去旁边商店买了一个面包,递给了魏华:“你得吃点东西,不然,我不放心让你走。”
魏华也没拒绝,白口吃了一个面包,也没噎着,这就直接离开了。
这时候,陆令等人,这才准备去吃晚饭。
今天其实挺不顺的,来这里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目标人物。晚上从派出所出来,救了一个人,本来是个好事,但是这个人确实是有点精神不太正常的感觉。
这时候,也没啥好吃的,赵逸帆直接带着陆令二人去了一家烧烤店。
大拉旗的烧烤,还是挺专业的,而且价格也不高,赵逸帆很快就点了不少东西,问陆令喝不喝酒。
陆令不会喝酒,就说让赵逸帆二人喝点,他开车,赵逸帆摇了摇头,也没喝。
三人聊着桉子,吃完饭,已经快要十二点了,这就要回去休息了,陆令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来电号码,是蒙省TL市的,这让陆令神色一紧,立刻接起了电话。
电话的另一头,果然是那位妇女!
据妇女说,她担心女儿,也没有休息,一直在隔壁,听着女儿房间的声音。
刚开始,偶尔还能听到女儿笑,后来就听到了女儿哭,而且哭的声音有些大。
刚开始,妇女并不打算管,她猜测可能是女儿分手了或者是其他不开心的事情。
现在的孩子成熟的太早了,小学生都有谈恋爱的,女儿读初中了,有这事情也不算离谱。
只是,女儿那边很快就没声音了。
这让妇女有些紧张了。本来今晚听陆令的说法,她就有些上心,现在再遇到这种事,她能不注意吗?
接着,她准备过去开女儿的门。
门锁了。
这个门,其实是锁不住的,里面锁上了也没用,外面拿钥匙就能打开。
妇女去找了钥匙,再回来,发现里面的锁已经被孩子打开了,她直接就进了屋,却发现女儿蜷缩在被窝里,大哭着。
不仅如此,她还看到桌上有一封遗书,显然是女儿刚刚写的。
这可把妇女吓坏了,大晚上的,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立刻给陆令打了电话。
这可真的把陆令惊到了,这魏华,真的算出了端倪?
这不科学啊!
...
陆令等人赶到小区之后,果然在妇女家的楼下看到了魏华。
魏华和陆令刚发现的时候差不多,失魂落魄。
看到了陆令等人,他突然激动地站起:“警察同志!”
“你还真在这?”陆令装作什么也不知道,问道。
“在,我在。”魏华点头的状态很认真,似乎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这都十二点多了,你女儿不也没事?”陆令问道。
“我在这守着,她,没事!”魏华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行了,我们也是负责任,我们替你上去看一眼。”陆令没有提妇女打电话来的事情,直接和赵逸帆上了楼,把另一个人留在下面,一会儿下来再找魏华好好聊聊。
“好,好,好,你们去,去,去。”魏华连连点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