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无错小说 -> 都市小说 -> 回到过去当钓王

第279章 群众队伍里有大官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曹尼玛,玩社会人这套,玩到你岩大爷身上来了?知道老子以前上学的时候外号什么吗?十三中战神!你还想跟我比划比划?谁让你来的,说!!”
王岩一把抓起小马哥的脖领子,喘着粗气问道。
小马哥是挑头先动手的,自然挨揍也格外多,此刻脑袋还处于有点懵逼宕机的状态,鲜血沿着侧脸已经流出了一道印子。
“问你话呢,曹尼玛还给我嘴硬是吧?”王岩见对方不说话,扬起胳膊就准备大嘴巴招呼。
这时候,张扬拽住了王岩的胳膊。
“岩哥!我来问,别打了!”
“行,你问!敢来饭店堵咱们,活拧巴了!今天肯定给他治改!”
张扬走到小马哥跟前,随手从桌上抽了几张餐巾纸丢给对方,沉声问道:“钱文君找你带人来要钱的?”
听到钱文君这个名字,小马哥总算稍微恢复了点精神,从嘴里吐出一口血唾沫,依然嘴硬道:“艹!有种等我打电话,今天肯定让你们出不了瓦城!”
“嘿!给你脸了是吧,还不让我们出瓦城?老子让你出不了这个屋!先给他手机下了,我治治他这个嘴硬!”
听到挨了揍的小马还不服气,王岩抄起一个酒瓶子,又要动手。
就在这个当口,一直没说话的魏松说话了。
“他叫马伟祺,以前也是玩钓鱼的!跟钱文君是发小!今儿算是撕破脸了,兹当我以前那些酒肉,都喂了白眼狼!”
听到这个答桉,张扬心底有数了,说白了比赛场节骨眼上掏了四万块买前程,现在比赛打完了,找人来找后账了呗。
“是钱文君让你来要钱的?”张扬继续问。
“艹!你有种整死我!整不死我我肯定弄死你们!”马伟祺依然肉烂嘴不烂。
“我尼玛……”
听到这,王岩顿时又憋不住火儿了。不过想要动手,被旁边的周楚一个眼神给强行压了下来。
张扬听完这话头儿,直接从地上扶起一个椅子大马金刀的坐下,慢慢的说道:“论玩阴的,你兄弟技不如人!论打架,你带人来也不中用!现在这事儿你想咋办?”
“有本事你让我打个电话,今天的事儿不算完!”马伟祺依然不服气,愣着眼珠子盯着张扬。
“扬哥,你给他电话让他打!这事儿因我起来的,屁股我来擦!”这时候,孟凡插了一嘴。
“托底吗?”张扬没急着表态,而是先问清楚。
张扬之所以打完了架不急着走人,考虑的其实比较多,走倒是能走,但是酒店有监控,警察叔叔肯定能查到他们的底子。
刚才又是酒瓶子,又是狗腿刀啥的,双方都有人挂了彩,在人家地盘上,张扬他们这波人属于过江龙,这事儿如果处理不好,很容易留下后患。
现在的张扬,已经过了脑袋一热就动手,啥后果都不考虑的岁数,事急从权,架打了但是后续尾巴还要处理好。
“必须托底!甭管他黑白两道,谁来也不好使!”孟凡给了张扬一个肯定的眼神。
见孟凡这么大包大揽,张扬也不准备离开现场了,直接将小马哥的手机还给了他。
“喏,孟大少表态了,你自己看着办!别说哥们不给你机会,现在好说好道的,事儿有缓儿!等到了掀开底牌的时候,再想后悔可就晚了!”
拿到手机的马伟祺,根本就没把张扬最后的叮嘱听进去,解开锁屏找到一个号码,当着众人的面就拨了出去。
几秒钟之后电话就接通了。
“哥,我跟小林他们在张记龙虾馆被人打了!二零一大包厢!你快带李哥他们来吧,小林的手腕可能骨折了!”
众人面前的硬汉,电话里语气却成了受气的小媳妇儿。这前后巨大的反差,搞得张扬都微微一愣,有种小时候上学告老师的既视感。
电话很快挂断,场面又陷入了短暂的尴尬当中。
孟凡也没墨迹,掏出自己手机转身出了屋,在外面走廊里打起了电话。
前后最多五分钟的功夫,楼下就传来了动静。
双方人马都没到,反而是一条街外的辖区派出所警察叔叔率先赶到了。
楼上打架这么大的动静,酒店这边怎么可能不报警。只不过怕沾身上血,一直没人敢进包间罢了。
“你们这是什么情况?有人受伤吗?先救治伤员!”年轻的片区民警一进屋,就被几个人血头血脸的吓了一跳。
张扬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这边的队员,大家虽然也有人脸上身上挂彩,但都是皮外伤,看起来,唯独王岩脸上被拉链划了一条大口子血渍呼啦的有点吓人。
再看小马哥那边,几个人就有些严重了,好几个人脑门上都被开了瓢,侥幸没挨到啤酒瓶的,眼眶子也被封眼泡打的乌青。
不过这些人虽然吃了亏,还算有骨气,没人叫疼,只有拿刀的那个小林,一直用左手抱着右手的手腕子。
张扬不用看也知道,这个叫小林的手腕子保底也是个骨裂,刚才手腕就是他用酒瓶子砸的。
警察叔叔简单确认过受伤情况之后,就带着众人准备下楼去所里做笔录。
这时候,两辆依维柯大面包风驰电掣的开到了门口,随后下来一群三十多岁的打手。
相比小马哥带来的几个年轻小伙,这些从依维柯上下来的人质量就要高多了,一看就不是一样的气质,大光头,脑门上还有刀疤,手上戴着白手套,下车就拉开后备箱分镐把子。
就在这种情况下,民警跟小马哥打电话喊来的人在一楼碰了个对面。
这帮人反应很快,看到警察来了之后一个字儿的废话都没说,扭头就走。
“嘿,还真特么摇人来了!这几个看起来像那么回事儿了!”
王岩歪着头打量了几眼扭头离去的打手,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语气里反而带着几分评头论足。
“别乱嚷嚷,瞎咋呼给你上铐子了昂!”民警看了王岩一眼,语气里带着几分不满。
“嘿,警察叔叔,这话咋说的!我是打架,不是杀人啊,都动手了,算互殴,撑死了不就是个拘留十五天么?咋的,还能判死我!我又没准备跑,拿带铐子威胁我,有点过分了昂!”
王岩依然是社交牛逼症晚期的症状,连警察叔叔都撩拨。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见王岩有点滚刀肉,民警懒得跟他继续墨迹。直接在楼下给单位打电话,呼叫同事开车过来接人。
小马哥喊来的人碰到警察叔叔之后扭头就上了车,但是并没有立刻离去,此刻车子就停在路对面,以张扬的经验,从派出所处理完打架的事儿出来,这帮人说不定还要搞个回马枪。
张扬轻轻蹭了下孟凡的肩膀小声问道:“你找的哪里的门子?刚才的打手跟这帮警察应该是认识的!”
孟凡的判断跟张扬一样,这种面对面碰到了一起,一句废话都没说扭头就走,警察叔叔也没问也没拦,很显然是有问题的。
孟凡回答道:“瓦城武装部!很快就有人来接咱们走,咱们的事儿不归地方管!”
“卧槽!行啊?这么硬?”
“要当当皇上,要睡睡娘娘,敢揍他,就不怕他们报复!这帮社会人有能耐,跟到营区驻地那边去,车轱辘都给他卸了!”
……
十分钟之后,张扬众人被警车拉到了辖区派出所,两拨人,分在了两个不同的房间取笔录。
只是普通的打架而已,没人重伤,所以警察也没太过紧张,按照正常的出警流程处理。
又过了十几分钟,笔录还没取完呢,两辆挂着瓦城军牌的越野车开到了派出所门口。
直接下来俩军官模样打扮的人,拿着一份书面文件,直接把孟凡他们给领出了派出所。
等上了车,王岩有些懵逼的四处乱看,问道:“这就完了?咱们现在走了后续呢?”
孟凡掏出烟来递给副驾驶的军哥一根,笑眯眯的说道:“后续?什么后续?有事儿找武装部协调!”
王岩:“那还协调个der啊,普通打架而已,都是皮肉伤。小孟凡,你这门子也太硬了吧?”
孟凡咧嘴笑笑,冲开车的司机说道:“司机师傅,麻烦您开车从马路对面停着的依维柯前面走一圈!这帮孙子又喊了人,准备打我们呢!再给他们个机会!”
开车的司机也是个聪明人,咧嘴笑笑露出满口白牙,真的选了个地方掉头,按照孟凡的指挥绕着对方的依维柯开了一圈。
等车子开到依维柯旁边,孟凡打开了窗户。
“告诉马伟祺,我叫孟凡,家是w市的!今天打架的事儿,我扛了,想报复,随时接待你们!兵哥,走了!”
一脚油门轰鸣过后,越野车扬长而去。
依维柯上,小马喊来的帮手大哥看到张扬他们上了军车,顿时有点傻眼了!
地方部门跟部队这边属于两个不同的系统,小马大哥确实有警务系统的关系,电话里已经提前沟通打过招呼了。
可是现在倒好,军车把人接走了,只是在派出所留了一个提人走的条子就算交代了。
人家关系通着天呢,这还打个屁呀,搞不好自己都要折进去。
什么,你说这样接人不符合流程?
一个连轻微伤都没有的普通打架斗殴,值当的警务跟部队这边再去急头白脸的交涉吗?但凡负责的片区所长有点脑子,都不会这么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才是上上策。
至于挨了揍的咋办?还能咋办,凉拌呗。
惹上了硬茬子,吃了亏只能自认倒霉,再去纠缠就是真的没脑子了。
……
等张扬等人坐着军车扬长而去,依维柯上带队的人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小马,你们干嘛了惹得这帮人?这活儿没法干,我劝你消b停的吧,警务系统还能对付对付,跟部队那帮大头兵,根本就没道理讲,人家打了人上的都是军事法庭,跟地方上不发生关系的!”
听到这消息,还在另一个房间里哼哧哼哧做笔录的小马哥傻眼了!一股无力感从心底深处滋生出来。
……
另一头,军车拉着张扬他们重新回到了龙虾馆。
饭肯定是不能继续吃了,但是砸了人家的桌子跟餐具,肯定要给个说法,张扬他们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孟凡同志,我们送你们到这里就回去交任务了!有事儿随时给我联系,我们领导把我电话发到你手机上了!”接人的军官非常和气的跟孟凡说道。
孟凡也不墨迹,扭头在柜台上就拿了两条华子塞到了车上。
“这么点小事儿还要麻烦你们跑一趟,一点心意,凑合着抽!”
“行,走了!”简单交接过后,军车扬长而去。
等军车走了,众人好奇心宝宝似的看着孟凡,把孟凡都给看害羞了。
“咋了,我脸上有花啊?”孟凡摸了摸脸颊,气氛有点别扭。
“啧啧,群众队伍里有大官啊!没看出来,w市的少爷,瓦城还有关系呢?”韩强忍不住调侃道。
“我大爷战友就在这边武装部当领导,小事儿而已,不值一提!”孟凡撇撇嘴,说起来轻描澹写。
看起来风轻云澹,可是对孟凡底子最了解的张扬却知道,这事儿可没嘴上说的那么简单。
孟凡家的家教很严格,这种在外面混打架斗殴的事儿,不管对错,回去肯定要挨骂。
“别得瑟了,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等你回去肯定挨你老子收拾!”张扬幽幽的说道。
“额,扬哥你这么说话有意思么?我刚想在大家面前装个逼,你都给我戳穿了!”孟凡揉了揉脸蛋子,一脸无奈。
“哎幼!”不揉还好些,一揉,脸蛋子上火辣辣的疼。孟凡嘴角顿时疼的直抽抽起来。
“哈哈哈哈!”众人哄笑一团,更多人倒吸凉气疼得龇牙咧嘴。
之前动手打架的时候一口气顶着还没觉得疼,现在注意力放松下来之后,立马浑身疼了起来。
“都别愣着了,上车,找个门诊捯饬捯饬!草特哥的,喝个庆功酒都差点干出人命来,找谁说理去呀!”
张扬一声招呼,众人上了车,很快朝着最近的门诊走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