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无错小说 -> 穿越小说 -> 仙朝

第八百零二章 共赴寒山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顾泯见到了那个男人,然后脸色有些怪异,眼前男子,容貌极美,头顶有一对龙角,额头之间,生着一只白目,里面只有一片白光,不见瞳孔。
有些妖异。
“龙君?!”
顾泯主动开口,他是知晓龙君的,世间真龙一族早已经销声匿迹,但早些年龙族和其他异兽通婚诞下龙子,让拥有真龙血脉的异兽仍旧不少,这些异兽,一生所求,便是为了通过修行,将血脉重新进化,返祖成龙,到了如今,这些有着真龙血脉的家伙,逐渐便成了一个族群,而在这个族群之中的领袖,便是龙君。
龙君也是这个世上血脉最接近真龙的那个人,在这世间名声不小,许多仙山掌教,见到这位龙君,也要以礼相待。
如今他主动登上寒山,顾泯有些不明所以。
随即他想到了谢宝山,这位剑仙当初便斩杀过一条老蛟,还把他的身体用来铸造了一柄剑,这桩事情,知道的人不少,顾泯理所当然的便把这一次龙君登山想成了来过问这桩事情。
只是不等他开口,龙君便摇头道:“这次拜访寒山,不为当初旧事,谢剑仙当初出剑的缘由本君已然知晓,对错不提,事情既然过去了,本君一族也不愿意再追究什么,这次来寒山,其实是为了见顾剑仙。”
顾泯笑道:“现如今世上的那些修行者,看着我躲还来不及,怎么龙君还敢来见我?”
龙君摇摇头,说道:“如今看到的,也并非是真的,大家都不是傻子,如今天地会怎么变化,说不清楚,但总归不是所有人都一条心,本君这一次来寒山,的确有要事相商,不说成不成,但这桩事情,也能结下善缘。”
顾泯想了想,点头道:“既然如此,便请龙君上山一叙。”
龙君也没推辞,两人很快便朝着山上走去,寒山不少弟子都看到这边光景,对造型怪异的龙君,多看了好些眼,他头上的白目虽然怪异,但他的容貌的确是极好,根本挑不出任何毛病。
掌教顾泯的容貌已经算是冠绝天下,这位龙君居然和顾泯并肩站在一起,也不遑多让。
两人一路走来,不少寒山弟子驻足。
到了大殿前,顾泯嘱咐道:“我要和龙君谈事,不要让闲杂人等过来。”
王长秋微微点头,然后开始驱散那些山上弟子。
顾泯这才转头道:“请。”
两人走进大殿,坐下之后,顾泯才开口问道:“龙君如今可以有话直言了,放心,不管说了些什么,出了这个门,我便当什么都没听过。”
这是顾泯在给他吃定心丸,主要是对龙君的观感不错,在这个风口浪尖敢来找自己的,不是真正的傻子,就是真正的勇士。
龙君微微一笑,“有桩事情说在前面,当初顾剑仙才来到这边,身份尚未闹得举世皆知的时候,我便应人之邀来看过顾剑仙,只是当时我在暗处,顾剑仙在明处,故而不知道我的存在。”
顾泯皱眉,随即道:“是在崖城之中?”
当初他在那座城中,便感受过有人在暗中看他,不过那种感觉一闪而逝罢了。
龙君点头,洒然道:“正是那次,想不到当初顾剑仙不过一个小小重意境修行者,竟然也能知晓?”
顾泯笑而不语。
龙君说道:“这个世间,对姓顾之人,其实一直分成两派。”
他开门见山,说起顾泯不知道的辛秘,这是他先给出的一份重礼。
顾泯挑了挑眉。
“当年顾剑仙之先祖,也就是顾宁,在世间惊起无数风浪,他天赋出众,整个人城府心机更是无人可敌,即便是云端强者,也被他算计多次,但为人太过于偏激,要做之事也太大,因此很快便被云端强者所不容,而后派出不少强者对其围杀,只是不知道为何,他还是打开通道,离开了此地,应当是回到了顾剑仙的家乡。”
龙君轻声道:“顾剑仙那位先祖,一直以来都是云端强者的心病,欲除之而后快。只是谁都没能想到,在那位之后,又来一位顾姓修行者。”
这次说的,便是顾晚云。
顾晚云比宁启帝小几百岁,也是天纵奇才,在那边的时候,凭借一人一剑,硬生生撑起了一座柢山,而后离开那边,来到彼岸,也是惊动了不少人。
“那位顾剑仙脾气要差一些,成就剑仙境界之后,得知那些横渡雷池而来的修行者多受这世间修行者的欺辱,便仗剑杀了好些人,因此也让世间大部分的修行者对他又恐惧又敬畏。”
顾泯点点头,之前晚云真人在这世间有杀胚的称号,号称是看不顺眼便递出一剑,但实际上他每一次杀人,都是有理有据,大多数都是因为这边的修行者欺辱那些横渡雷池而来的修行者,才会出剑。
说到底,这个世界有很多问题,本就不公的事情有很多,但有云端强者在,大多数人都选择接受,想要反抗的人,如同宁启帝,成了所谓的叛逃者。
如同晚云真人,被冠以杀胚的称号。
现在的顾泯,情况也很不稳定。
“世间的规则很难改变,但不是说所有人都会没有想法。”龙君微笑着看着顾泯,说道:“所以我才说,对姓顾之人,这世间的修行者,分为两派。”
“头一派,便是天玄山那般的大仙山,对你们几人,都想赶尽杀绝,因为所谓的万古协定,对他们极有利,这个世间的规则,他们自然愿意继续不变。”
说到这里,龙君忽然眼神复杂,想起了一桩旧事。
顾泯说道:“这千万年来,只有我们顾氏三人在做这些事情?”
龙君摇头道:“有心改变和有力改变是两回事,很多仙山看着这世间,存了改变的心思,只是无法和云端对抗,所以没在明面上做些什么,可很久之前,的确是有一座仙山,做过这些事情的。”
龙君看了顾泯一眼。
顾泯点破道:“是遗墟里的那一座,那位武圣也是出自那座仙山之中。”
龙君看了顾泯一眼,苦笑道:“看起来顾剑仙已经知道了不少辛秘。”
龙君在这方世界,千年万年,才能知晓那么多事情,而这个来到这边不到百年的年轻人,竟然也知道这么多。
“那座寂灭的宗门到底叫什么?”顾
泯一直有些好奇,看着那女子武圣死去的时候,他都没能知道那座宗门的到底叫做什么。
龙君沉默片刻,吐出两个字,“云山。”
“祀云钱作为这世上流通的钱币,当初取名之时,便是由祀山和云山各取一字铸就的,当时世间如此多宗门,最为古老的便是这两座,地位最高,存世最久,不过两座仙山一直是个极端,云山有很多修行者,不像是祀山,如今人们都不清楚,到底祀山有多少修行者。”
若不是天骄榜常年被祀山弟子把持,只怕这世上很多仙山都快要不认祀山这座古老仙山了。
如今云山不存,祀山又大多数时间里保持着沉默,谁都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想什么。
龙君说道:“要想做成大事,祀山的支持必不可少,顾剑仙本就和御风关系不错,说不定真有机会。”
顾泯摇头不语,借助外力的事情,他之前没想过,如今即便是有了这些消息,他也暂时不会去奢望。
“支持改变的修行者也不少,我们在暗地里,建立了一个组织,名为倾天。”
“倾天?”
顾泯说道:“倒是个好名字,其中有很多修行者,千秋境有多少?”
龙君摇头道:“这种事情,之后顾剑仙自然会慢慢知晓,这个组织是绝对的秘密,若不是一心想要改变这个世间的人,不会知晓,即便是表露了想法,也要由专人探查数十年乃至百年,所以都是精英,只是顾剑仙也当知晓,云端强者境界高妙,我等即便联手,也很难与之抗衡。”
顾泯点头,但始终没有全然相信。
和龙君不过是第一次见面,站在顾泯的角度,依旧是不能放松警惕,说这是云端的阴谋,也不一定。
龙君看出了顾泯的忧虑,但也没有多解释,这些事情,自然而然一下子就能说清楚的,还需要时间去证明。
“这一次来见顾剑仙,将此事告知只是第一,第二件事情,便要请顾剑仙好好想想了。”
龙君开门见山道:“顾剑仙身上是否有一尾龙鱼,如今已然化龙,距离返祖已然不远?”
顾泯挑眉,之前在云端大战,那条白龙从他身体里冲出的事情,所有人都看到了,如今龙君上门,便是为了此事。
“我修行数千年,境界早已经走到了尽头,如今即便再向往前走,也走不远了,想要重现真龙一族的荣光,更是不可能了。”
龙君微微叹气,世间有着真龙血脉的异兽,谁不想着有朝一日能化作真龙?
只是有些事情,始终得认命。
顾泯说道:“龙君的意思是什么?”
“龙鱼一族,本就是这世上现存最接近真龙血脉的种族,但想要返祖化为真龙,也十分困难,据我所知,没有一条龙鱼真正的成过,但数千年前,就连龙鱼一族也都灭族了……”
龙君说道:“顾剑仙那一尾龙鱼,只怕会是世上最后一条龙鱼。”
顾泯沉默不言,两尾龙鱼,他自己有一尾,还有一尾青色的,在柳邑手里,都是当初去帝陵里在宁启帝的鱼缸里找到的。
后来顾泯那一尾鱼,不知道怎么出现在了自己的身体里,一直吸食自己的剑气,一点点进化,如今已经有了真龙之形。
“那一尾龙鱼理应还没修行多久,却已经走到了如今这一个地步,因此我斗胆想请顾剑仙将其交给我,我族中有一方化龙池,最是适合它生长,在其中说不定有朝一日真能化龙!”
龙君的眼中充满了光芒,有些按耐不住的激动。
“化龙之后,它自然便会是真龙血脉一族的领袖!”
龙君说道:“不管顾剑仙提出什么条件,我都能够满足!”
顾泯看着他,没有说话。
龙君没有犹豫,割开手掌,鲜血洒落,便发了一个大道誓言。
只是顾泯见识过了之前竹篾匠的情况,对这大道誓言如今也不是那么相信了。
“很多年前,他便一直陪着我了。”
顾泯想起了很多事情,那个时候,他对那尾龙鱼在自己身体里很不满意,因为它一直都在吃自己的剑气,但在关键时刻,它也总是能够吐出那些剑气来帮助自己。
当初气府里一方剑池,那棵剑树那株荷花和那尾龙鱼,如今只剩下龙鱼了。
“在我看来,他从来都不是我的灵兽,而是我的朋友。”
顾泯说道:“即便龙君所言,都是真的,但也要问过他的意思。”
说着话,顾泯的身体里有一条雪白小龙缓缓出现,那一双大眼睛,看着龙君,满是好奇,只是看着他生着的龙角,便觉得有些亲切。
龙君拿出一个古朴小鼎,里面装着些水。
里面有不少金色符文,看着极其古老,而又神秘。
那条雪白小龙小心翼翼的凑了过去,在小鼎之前盘旋,有些激动。
顾泯开口道:“这位是龙君,他要接你去他族地之中,在化龙池里修行,你若是愿意,你便跟着他走,若是不愿意,留下便是。”
雪白小龙转头看向顾泯,明显很是舍不得,时到今日,它修行的日子也不算短了,自然而然能听懂人言了。
只是犹豫很久,它还是一头扎进了那古朴小鼎之中,在里面欢快的游了起来。
顾泯看到这一幕,也没说话,他也明白,这条雪白小龙,之前能够在他身体里借助他的剑气修行,但如今几乎是已经走到尽头了,想要再往前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既然是他的选择,我不会阻拦。”
顾泯缓缓开口,声音平淡。
“那便多谢顾剑仙了。”龙君拱手,便要行礼。
顾泯却摇了摇头,“只是若有朝一日,你对他起了什么坏心思,我便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屠尽你们这一族。”
声音还是不大,但异常坚定。
龙君苦笑道:“顾剑仙这样说起来,即便让我有什么想法,也不敢再做了。”
顾泯不说话了。
要不是一开始龙君给他的感觉就不错,他的剑识探查下也没发现什么问题,他是肯定不会将龙鱼
让他带走的。
虽然那对龙鱼来说,是一桩大机缘。
龙君笑道:“那既然如此,在下便要下山了,顾剑仙若是想要什么时候去看他,便只管来就是,我一族,定然无比欢迎。”
龙君拿出一片龙鳞,交给顾泯,那是能寻到他们族地的东西。
顾泯接过,便要送这位龙君离开。
“对了,顾剑仙若是有空,数年之后,倾天有一场会谈,顾剑仙可以来看看。”
龙君说道:“这种事情极度机密,如今地点还不知晓,等到临近之时,我再来通知顾剑仙。”
顾泯摆手,示意知晓了。
送走龙君之后,顾泯巡视寒山一圈,便要返回洞府继续修行,虽然已经跨过千秋境,但修行不能落下,毕竟修行的尽头,并不在此处,只是铸剑一事,也是顾泯如今很担忧的事情。
只是在返回洞府之时,顾泯好巧不巧的便遇到了谢宝山。
说实在话,谢宝山是特意在这边等他的。
顾泯微笑道:“老谢怎么的,又有话要说?”
谢宝山提着两坛酒,丢过来一坛,才笑呵呵道:“这不是掌教破境,成了剑仙境界,老谢还没来得及道贺吗?”
顾泯笑而不语。
两人很快便找了个僻静地方,相对而坐,不过喝酒之前,谢宝山开门见山道:“那龙君一直以来的名声都不错,老谢走江湖那阵子,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找老谢的麻烦,但那龙君还真没找过,所以他的话,能信个七八分。”
顾泯故作埋怨道:“老谢这话不早说,他娘的,东西都给了!”
谢宝山笑呵呵道:“是那条白龙?其实掌教给了也没错,那老龙君自知没有可能再往前走了,这些年来一直在培养后人,不过一直都没出什么好苗子,那条白龙怎么也是跟着掌教修行过的,给了他,之后他娘的肯定就是那一族领袖了,到时候掌教助力也就有了!”
顾泯皱眉道:“怎么老谢你什么都知道?”
谢宝山低头喝了口酒,自言自语道:“这个世上,知道很多事情不难,就是知道了这么些事情,还得揣着明白装糊涂的,真不容易。”
顾泯举起酒坛,笑道:“听着这话,老谢你也有些话想说。”
谢宝山没有反驳,点头道:“的确如此。”
顾泯不说话了,等着谢宝山开口。
谢宝山想了想,挠了挠脑袋,“这他娘的要说话的时候,又不知道怎么说起了。”
顾泯试探着开口,“那我来问?”
谢宝山点头。
顾泯说道:“如今小巷几人里,卖酒女子和那肉铺汉子,能彻底相信?”
这类似的问题之前也问过,不过谢宝山一直没有个明确的说法,这会儿才笑道:“这两人,一个人为情所困,本就是没多少心机,另外一个脑子一直不太灵光,憨憨的,说是像是那个竹篾匠那么心机深沉,只怕是说出来,也没人相信。”
谢宝山说道:“掌教在云端一战,杀了一个云端强者,这会儿我们之中,都是愿意为掌教效死力了。”
“不说其他,就说老谢,之前想过掌教有朝一日能改变这个世界,但怎么也觉得很多年之后的事情了,没想到掌教能走这么快,什么考验看法,在掌教一剑斩了那个云端强者之后,都没了,以后老谢就死心塌地的跟着掌教了,什么时候死,都不在意。”
顾泯笑道:“我可舍不得老谢你,死什么啊,之前在云端,我都没想着死。”
谢宝山笑眯眯道:“当初为了个女子不提剑,如今为了这个世间提剑,老谢忽然觉得人都升华了。”
顾泯对此一笑置之。
谢宝山喝了口酒,说道:“掌教离开家乡那么久了,不想家?”
“天天都想,我还有个闺女,这么多年了,就看到过一面,能不想吗?”
谢宝山夸赞道:“掌教的闺女,那没说得,肯定生得好看极了,就是老谢这辈子,虽然有那么多女子喜欢,始终没有个一儿半女的。”
顾泯打趣道:“不是说胭脂铺那位对老谢你仍旧喜欢得不得了吗?咋的,发展发展?”
谢宝山苦笑道:“这怕是没那么个艳福了,掌教是知道老谢的,老谢不好那口。”
顾泯笑而不语。
谢宝山沉默片刻,忽然小心翼翼问道:“掌教,你说咱们真要做这么个事情,能成吗?”
要改天换地,这放在之前,即便是谢宝山,也是想都不敢想,如今虽然在做了,但他也很没有底。
顾泯还没说话,天上忽然来了一把飞剑。
两人都看见了。
片刻后,顾泯说道:“我们一起去山门那边看看?”
谢宝山点点头。
然后两人便并肩下山。
那边山门前,此刻正站着一个年轻男子。
他腰间悬刀,神情冷淡。
顾泯看了一眼那年轻人,疑惑道:“你来了?”
年轻人点头道:“来了。”
顾泯招手道:“那上山吧。”
那年轻人于是点了点头。
谢宝山眯了眯眼。
他倒是已经认出了这个年轻人,天骄榜上,用刀的人可不多,这位,头一份。
徐月逢。
不过那个年轻人来到顾泯身侧,也没有着急往山上走去,而是并肩和顾泯站在一起。
“这就成剑仙了?你走得这么快,我们赶不上你。”
徐月逢很淡然,好像赶不上顾泯,对他来说,不是大事。
远处黑压压有一片黑影。
顾泯挑了挑眉。
顾泯问道:“那些人?”
“听说寒山顾剑仙是个横渡雷池而来的修行者,他们也想来看看。”
顾泯问道:“就只是看看?”
徐月逢笑道:“留下来吃饭也是可以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